把父亲张兵治好前,张和平就在想,如何应对治好后的张兵,万一他又把家里东西往外乱拿怎么办?

现在,这个问题来了!

张和平这一次没有急着拒绝,而是走过去坐到饭桌西面,背对着门口,看着张兵说道:“爸,你先说,你要拿去干什么。”

张兵拄着拐杖来到饭桌边,然后笔直地坐在张和平对面,沉默了一会,说道:“我想拿去送战友,只拿10瓶水果罐头就行。”

张和平前世看过援朝电影,知道那边战争的残酷性,极端环境下产生的种种心理,后期很难改变,父亲张兵现在能心平气和的跟张和平说事,而不是直接拿,已经非常难得。

只是,张和平不想给,只因张兵住院期间,那些人没来过医院……哪怕只是来看一眼,来安慰一句,张和平也承他们的情。

就像阎老抠那目的性极强的鸡汤,张和平也承这个情!

哪怕阎老抠后面带着他儿子去单干钓鱼,张和平对他也没啥怨言的。

这就跟男女朋友分手一样,没必要整成仇人,指不定以后见面了,还能擦出点小火花。

不过,张和平不打算硬刚张兵提的要求,那样只会激化矛盾,“爸,既然你这么喜欢送东西,那请你帮我送几个礼,再回答我一个问题。

到时候,那些罐头,你想拿多少,就拿多少。”

不等张兵答应,张和平就接着说了起来。

“我大伯为什么还没把堂哥的户口迁移单拿过来?你联系一下大伯,问问需不需要你带几瓶罐头回去送礼?”

“我妈在幼儿园当保育员一个多月了,却只能打扫卫生,麻烦你带我妈去给那位幼儿园园长送点礼,请园长关照一下。”

“我两个姐马上要中考了,我想让你给她们老师送点礼品过去,请老师帮她们补课。”

“还有我大堂哥的房子能否换租?那两个小丫头能不能在城里读书?能否送礼通融一下。”

“最后,我想问你的是,为什么你的老连长平时没帮过我们?但是,当我妈求到他那里去后,他很快就帮我妈解决了工作!”

……

第二天,张和平一大早就出了门。

他先骑车去了一趟首都图书馆,找到一本《简易射击学理》,成功挂机。

射击:精通(2%).

因为借书证能借3本书,张和平就没还之前借的那两本。

随后,张和平一路问了好几家信托商店,都没有弓箭出售;想给右边耳房添一个木架床,却没看上那些雕工精良的老床。

最后,张和平在信托商店买到一把小药锄,然后骑车回了四合院,正巧碰上阎埠贵跟阎解成推自行车出门。

张和平看着阎家自行车筐里的劈柴刀,还有后座挂的两麻袋,疑惑问道:“三大爷,你不是说禁渔了吗?”

阎埠贵左右看了看,凑近了小声说道:“我听几个鱼友说,只要不用渔网就不会被抓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张和平摇头,“我去钓,容易被抓。”

来到右耳房,张和平将小药锄放进小背篓,采药的工具就算齐活了,就差打猎工具了。

张和平扫了一眼堆满杂物的右耳房,之前的床板、砖头、方桌又搬去后院那个小耳房了。

忽然,张和平的视线落在他编的那双人字拖厚底草鞋上,从草编想到草席,然后想到竹席、竹帘、竹床、竹桌。

之后,他看向了那个小背篓,脑海中立马回忆起了一些竹编技巧,这还要归功于之前编草鞋获得的编织技能。

这年月,木材需要票;就算上山偷伐木头没被抓,也要等木头里水分阴干。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