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近中午,张和平坐在二八大杠横梁上,张翠山呼哧呼哧蹬着自行车,载着两麻袋白花花的大鱼,来到了轧钢厂门口。

张和平跟两个门卫打了声招呼,留下两条七八斤的小鱼,请他们以后多关照自家的堂哥。

到了一食堂后厨,张和平进去问了一下,就带着一脸喜色的一食堂班长出来了。

“只卖一袋啊!”一食堂班长有些贪婪的看着两袋鱼,想要都买下。

“你要是还要,我下午再给你送一趟。”张和平笑着,把一言不发的大堂哥张翠山拉近了一些,“不过,我堂哥以后到咱们一食堂来打饭,你可不能让人抖勺啊!”

“那必须的!”一食堂班长看了一眼老实内向的张翠山,就又看向了鱼,“你知道收购价吧!”

张和平挠头,憨笑道:“我之前跟阎老师去三食堂卖过几次鱼,他没跟我说过。现在他不带我去钓鱼了,我就跑你这来了。”

“嘿!那我得出个高价,把你留在咱们一食堂这边。”一食堂班长想了想,把张和平拉到一旁小声嘀咕了几句,然后就高兴的喊帮厨来搬鱼了。

鉴于一食堂班长对10斤以上大鱼,给出了比较高的价格,张和平果断打开两个麻袋,选了8条超过十斤的大鱼放入帮厨拿来的一个箩筐里,又选了10条不足十斤的小鱼装进另一个箩筐。

大鱼96斤,小鱼55斤,换了288斤饭票,17.6元菜票;如果卖钱的话,一食堂能给到55块多一点。

然后,张和平让大堂哥张翠山收起了剩下的2条十斤大鱼,以及16条小鱼,带着他去了一趟保卫科长办公室,正巧遇到保卫科的谢科长出门。

因为张和平来保卫科长这里开过几次介绍信,倒是互相认识。

关键是,张和平可以没脸没皮攀关系,“谢叔,我这堂哥年轻老实,又刚进城,劳你平时费心关照一下。”

“臭小子,张翠山是我的兵,我不关照他,还能让谁关照?”保卫科谢科长笑呵呵的站在门旁,看着提着两麻袋的张翠山进了办公室。

张和平见张翠山那个憨货要把鱼倒出来,赶紧说道:“堂哥,麻袋就放那里,走了,别耽误谢叔吃午饭。”

跟谢科长道别后,张和平把大堂哥张翠山带到自行车旁,皱眉道:“堂哥,你昨天下午看见我在院里收的麻袋,你知不知道1条麻袋多少钱?”

“5毛?”

“那你知不知道,那两袋鱼比麻袋贵100倍?”张和平深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不气,揉着太阳穴,尽量平缓说道:

“你想一想,你刚才若把鱼全倒出来,把两条麻袋拿走了,你让你们谢科长怎么把那些鱼带走?”

“我们是去送礼的,不是给他添堵的!你以后做事情,要想清楚主次,不要因为一点蝇头小利,破坏主要目的。”

“就比如说,你以后想找个姑娘当媳妇,你们俩去看电影的时候,你却不舍得出钱买电影票,不舍得买瓜子。”

“这个时候,你就要想想,你的主要目的是什么?是不是娶她当媳妇?”

“媳妇能干什么?哎呀,你不要脸红嘛!我们来说说小媳妇晚上都能干啥……”

……

张和平回到院里,先去右边耳房拿了一个空麻袋,然后出去把6套爆炸钩、劈柴刀收进麻袋,这才跟大堂哥张翠山分先后进院。

中午让大堂哥张翠山睡了个午觉。

张和平则去准备渔具,因为没有饵料了,张和平随便和了一斤棒子面,只带两套爆炸钩,以及劈柴刀,装麻袋放东厢房柜子下,等会让堂哥来拿。

下午一点半,张和平去后院叫醒了张翠山。

然后,张和平就被母亲马秀珍、两个姐姐带去上学了。

张和平出去绕了一圈回到巷子口,大堂哥已经在此等候多时!

骑车来到昆明湖后,大堂哥张翠山在岸边守车,张和平花5毛钱租了一艘小船去湖中间钓鱼。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