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和平听到门外的声响后,立马跑到大门外看了一眼,果然是秦淮茹母子发出的声音。

那女人正抱着襁褓,牵着小当,带着棒梗远去。

“怎么了?”阎埠贵看张和平跑出去又跑回来,疑惑问了句。

张和平摇头,没把他刚才看到的说出来,继续待在阎家这边,远远看着中院的闹剧。

他心底却在想,这场闹剧有没有可能是秦淮茹举报的?

很快,圆脸王主任出来了,后面两个红袖大妈将贾张氏反绑双手押了出来。

阎埠贵看着没了往日泼妇气焰的贾张氏,不由问道:“王主任,你们这是?”

“你们院的贾张氏搞封建迷信,恶意咒骂街道办事员,我们带回去教育一下。”

街道办的三个大妈走后不久,一口黑棺材被几个白大褂男子抬了出去。

接着,就听到易中海在中院招呼人拆灵堂,打扫院里卫生。

下午,张和平搬了把椅子,坐在家门口晒太阳、看书挂机中医术。

中医术:宗师(64%).

晚上,易中海拉着二大爷刘海中来前院,想找三大爷阎埠贵开全院大会,却不料阎埠贵掏出20块钱,说是许富贵赔给傻柱的钱,把易中海后面的话全堵了,憋闷得不行。

然而,这事还没完。

……

第二天,母亲马秀珍带着二姐张盼娣来医院,跟守夜的张和平八卦了昨晚院里的后续。

许家的一扇窗户被后院的聋老太砸了,然后许大茂的妈跑去把聋老太家里的门窗都砸了。

就在易中海插手这事,指责许家不尊老的时候,两个警察进院把傻柱抓了,还把许大茂的爸妈叫走了,一晚上都没回。

“会不会是许大茂被傻柱打进医院了?”想到这里,张和平不由想到大前天晚上,狗傻柱拉起衣袖想揍他的模样。

“许大茂应该是想讹傻柱!”张和平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,于是抓了两个青苹果,跟母亲打了声招呼,就跑出了医院。

他先去轧钢厂附属医院问了一下,得知许大茂被连夜送去了谐和医院。

张和平有些惊讶许家的人脉,竟然把许大茂转到了谐和医院的泌尿科。

等张和平跑到许大茂的病房时,许富贵正在门口抽烟,许大茂在病床上吃罐头里的水果。

“大茂叔,你想把傻柱放出来吗?”张和平看到许大茂的第一眼,就非常不满他的表现,“你这样让别人看到,还怎么整治傻柱?”

许富贵跟了进来,顺手把门关了。

虽然病房里还有其他3个病人、4个家属,却不影响三人商量怎么整治傻柱。

话说,他们三个,许富贵、许大茂都被傻柱打过,张和平是差点被傻柱打,所以同仇敌忾。

张和平小声指导了许大茂如何装病后,许大茂脑壳挨打处开始疼了,头也晕,眼睛看东西是花的,还有些恶心想吐,疲倦得想睡觉……

最后,张和平留下两个青苹果,抱着许家回赠的两瓶黄桃罐头满意而归。

当天中午,张和平看见易中海提了一个他非常眼熟的白布口袋出门,下午易中海就来张家归还那条白布口袋了。

好家伙,易中海竟然把之前从马秀珍那里拿走的两条大鱼,藏到了今天才送出去!

若不是傻柱出事,恐怕就被易中海自己消化了。

说好的礼尚往来呢?

原来只是浮于表面……

易中海把布袋还给马秀珍,询问得知张家没有鱼后,就见他径直找上门口看书的张和平,询问张和平能否去钓几条大鱼。

“一大爷,我和三大爷倒是想去钓鱼。可是,街道办不许我们钓,冰化了,太危险!”

“我出钱买!”易中海直接递出两张大黑十,“只要是十斤以上的鱼,5毛钱一斤收!”

“这就当之前那两条大鱼的买鱼钱吧!”张和平快速抽走一张大黑十,笑道:“一大爷,这么危险的事我做不了主,你得先去问三大爷。”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