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月21日,晴。

前院东厢房张家,四个女的一大早就锁门去了医院。

“秦淮茹昨晚赔了两块钱和两张壹斤肉票?”张和平皱眉,他有些看不起肉票。

因为接近月底了,有肉票也不一定买得到猪肉!

这不,马秀珍从装干粮的白布口袋里掏出两个铁皮午餐肉罐头,说是她用1块8毛钱加两张肉票买的。

张和平看了一眼包装,梅灵午餐肉,没有配料表,估计猪肉占比不超过30%。

母亲马秀珍她们倒是对这午餐肉罐头很满意,张和平也就没多说什么了。

留二姐守在医院,张和平跟马秀珍一起,将奶奶和大姐送到了车站。

回四合院后,张和平去找三大爷阎埠贵钓鱼时,他又传达了一大爷的指示,不许锁门。

这一次,张和平没有听易中海的,院里有贼,他家被连续偷了两次!

说破天了,也是他张家占理。

最关键的是,他们家现在有五个首都户口,又不靠糊火柴盒度日了,怕个屁!

不过,为免易中海施展道德绑架技能,张和平当着阎埠贵的面,给了阎解放1块钱,让他找小伙伴去四合院外宣传棒梗偷东西,95号院的人傻啦吧唧不知道锁门,每家每户都被棒梗偷了,连小媳妇的粉色内裤都被偷了!

对此,家有余资的阎埠贵,嘴角有些抽抽,装着没听见,反正他家没有小媳妇。

不知道是不是张和平刚才干了缺德事,后海岸边多了许多红袖大妈驱赶冰面上的钓鱼佬,说是冰层变薄,不安全了。

之后,张和平跟三大爷为了钱,带了一把劈柴刀,以及麻袋、渔具等物,杀向了昆明湖。

……

锻造车间,秦淮茹看到二大爷刘海中在一台机器旁,给一个年轻人讲话,她便磨磨蹭蹭搬东西靠了过去。

等刘海中讲完话,背着双手离开时,秦淮茹赶紧丢下手中废料跑过去,“二大爷,我现在是锻造车间的学徒工了,以后还请你多关照。”

“嗯!”刘海中昂着脑袋微微点头,便傲娇地走开了。

以前有贾东旭上班,有一大爷罩着,秦淮茹可以在家安心当个受气小媳妇,也可以不管院里的二大爷是个什么样的人,反正与她无关。

可是,自从秦淮茹昨晚下定决心改变现状后,她便打响了第一仗,推翻贾张氏!

昨晚,秦淮茹用“离开”威胁贾张氏,用她未来的工资拿捏贾张氏,成功从贾张氏手中拿走家里财政大权。

而代价是,每月给贾张氏5块钱,要求她必须帮忙照看三个孩子。

虽然贾张氏昨晚只拿出了100块抚恤金和一堆乱七八糟的票,但秦淮茹还是很满足了。

此时,是她的第二仗,讨好二大爷,减少她的工作量。

所以,她趁刘海中喝水时,又一次凑了过去,提着热水瓶,殷勤地帮刘海中的搪瓷杯里加水。

这个过程中,刘海中一副我很满意的倨傲态度。

“淮茹啊……这个,以后要多学习,刻苦工作,不要偷奸耍滑,那个……”

“主任!您来哪!”刚才还一副领导教育下属模样的刘海中,一见到路过的锻造车间主任,就猛的一下站了起来,然后弯着他那肥壮的身躯,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,“主任,今天有什么指示?”

“嗯?”锻造车间主任背着双手,忽然看到秦淮茹杵在一旁,皱眉道:“她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们院里的一个小寡妇,希望我在车间照顾她,正被我教育呢!”

“吃不了这个苦,就别来我们车间,扫厕所比这里轻松。”车间主任讽刺了一句就走了,刘海中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,留秦淮茹在风中凌乱。

你不是院里二大爷吗?你刚才的领导架子呢?怎么转眼就把小茹茹卖了!

就在秦淮茹调整第二仗任务目标,改为讨好车间主任后,中午饭点到了。

第三仗,拿下三食堂傻柱!

秦淮茹对傻柱的感觉很复杂,既有贾东旭因他醉酒出事的怨念,又有昨晚被他热心照顾的感激,还有傻柱与一大爷关系亲近的算计。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