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头剪刀布,对于张和平来说,只是一次服从性测试,想看看大舅哥、二舅哥对他有多信任。

事实证明,这两个比张和平的爸妈还大几岁的舅哥,都是主观意识很强的人。

否则,下午就不会出现唐老三崩溃那一幕。

“爸,还有没有其他事?”张和平看向眉头紧皱的老丈人唐明。

唐明无奈摇头,这女婿都说得这么直白了,放下权利的人,可以跟着他去日岛炒房地产,但两个儿子却放不下眼前的利益。

张和平起身说道:“还有一个办法,6个月为一期,双方轮换当董事长、总经理。唐家在董事会里只能有一個声音,在公司里也只能有一个掌舵人。否则,本就在亏损的和记黄埔,迟早被内耗搞黄。”

“好好考虑一下,为那么一个小公司,值得吗?”

张和平走后,会议室沉默了好一会。

“爸!”老三唐强看了一下门口,小声对他爹唐仁,说道:“今天下午,他们毁了姑父留给我的那几张纸,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生气吗?”

唐仁皱眉看了三儿子一眼,心中还在纠结和记黄埔的事。

唐强起身,掏出两片皱巴巴的纸,放到他爹身前的桌上,然后凑到他耳边,用手挡着嘴说道:“这是可乐、雪碧的配方,就是镁国那两家……”

唐明闭眼听着左右两边儿孙各成一方的窃窃私语,心中很是无奈,感觉这个家已经散了,把他们强行扭在一起也没用。

唐仁看向大儿子唐烈,见他也点头后,这才收起桌上的两片纸,小心折好。

“我放弃!”

唐明猛然睁眼,惊讶地看着大儿子,他刚才都在考虑全力支持大儿子了,没想到……

“大哥,你这是……”唐义也很惊讶,他俩为和记黄埔、九龙仓的事争了几个月了。

“和记黄埔的董事长、总经理什么的,老二你看着安排,以后年底给我分红就行。”唐仁说着,看向老父亲唐明,笑道:“我去问问妹夫,看他还有什么赚钱项目没有。”

“大伯,你可不能跟我抢彩色液晶屏生意!”唐海在会议桌对面紧张说道。

唐仁笑了,“你哥不管家里生意,你难道还想偷懒?”

“大哥,你真的确定放权给我?”唐义盯着唐仁手上那张皱巴巴的纸,还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确定!”唐仁将手上的纸又折了一下,正色道:“你接手和记黄埔后,尽量将那帮老兄弟的家人安置进去,自己人更省心,其他的就看伱发挥了。”

……

翌日一早,二舅哥一家就兴高采烈的道别回去了,大侄子唐烈、三侄子唐强也跟着一道回的。

倒是大舅哥和6个大嫂都留了下来,说是要陪张和平的父母好好逛一逛花都。

当晚,母亲马秀珍和父亲张兵挨个看了一眼沉沉睡去的孙子孙女,然后对张和平、唐欣他们说了,打算明早坐火车回首都的想法,免得耽误张和平他们的事。

张和平也确实有许多事要做,就没有挽留。

“妈,这层楼的所有房间已经被淑婷租下来了,你们以后可以随时过来住。”唐欣在一旁说道:“你到了宾馆后,就让前台打我们的电话,和平跟淑婷有时比较忙,我随时都可以带孩子们过来。”

马秀珍笑呵呵点头,“等我明年退休,就能经常过来了。就是这房租有些浪费,要不等我们过来了再租?”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